23 May 2023

你所不知道的 ADHD 注意力缺陷 多动障碍

你所不知道的 ADHD 注意力缺陷 多动障碍 #ADHD

Health & Wellbeing

977 Views

1 Share

Advertisement


ADHD的英文全称是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翻译为中文是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我在 20 年前接触到这个概念,当时我觉得荒谬,居然ADHD用来形容爱动不安的小男孩。

但我现在发现ADHD 很时髦。从学校门口的家长之间的对话,每个人都在谈论它,本期视频我们就在更广泛的科学和社会中,找出究竟发生了什么。ADHD 是否得到了应有的认可和理解,还是仅仅由医药公司、寻求关注的人群推动的一种趋势?

如果 ADHD 被低估了,也就说是了解ADHD的人很少,就让大量的无法专注的人群变得很挣扎。如果过分强调ADHD,那么我们就是将正常的人类变异归为病理,并用药物治疗。随着新的研究质疑 ADHD 的核心本质,我们甚至可能需要重新思考ADHD。

医学文献中第一次提到一种类似于 ADHD 的病症是在 1798 年,当时医生亚历山大·克莱顿( Alexander Crichton )是这样描述的,“对某一目标不能保持一定程度的持续关注”。表现出坐立不安的毛病, 这种病症被多次更名。从 上个世纪30 年代到 80 年代,它被称为多动障碍,我小时候也被父母说是有“多动症”,大家都有共同的经历吧。

 

 

现代的名称ADHD是由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在 1994 年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创造的。这本手册被称为 DSM(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它提供了在美国如何诊断 ADHD 的官方指导。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疾病分类》提供了类似的诊断症状清单。

在这两种系统中,有点坐立不安的表现是不够的。要符合诊断标准,你必须从儿童时期就有多动或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而且这些症状必须有显著的负面影响,就比如,遇到自己的喜好的事物,可以很投入。而在其他日子里,花了几个小时盯着空白,试图集中注意力,并越来越沮丧,因为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你却却做不到

有的孩子的症状并不那么显著;虽然很多人会用这些词来形容自己,在家庭里或是学校,此类的孩子还可以表现出好奇心和创造力,于是家长或是学校并不需急于改变孩子,但是,对于那些符合诊断标准孩子来说,这些症状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困扰和障碍。

幸运的是,ADHD 是可以治疗的,包括使用像甲基苯丙胺或混合的苯丙胺和右旋苯丙胺这样的药物,正是这些兴奋剂药物的使用,使得 ADHD 的诊断比其他常见的神经发育障碍,如阅读障碍或自闭症,更具争议性,为什么?因为神经发育障碍通常不需要用药物治疗

兴奋剂的使用,如果被滥用,一定会上瘾,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可能被大型制药公司和既得利益所绑架,医药公司的获利会导致过度诊断,这会是一个特别令人担忧的问题,此外ADHD在social media上关注度极高,仅仅TiKTok的ADHD的Hashtag就有230亿次的观看。

马萨诸塞州.布兰迪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 in Massachusetts)的医学社会学家.彼得·康拉德(Peter Conrad )发出了警告。在 2014 年的一篇论文中,他和他的同事.梅雷迪斯·伯杰伊(Meredith Bergey)认为,ADHD 的上升与其说是由医疗需求,不如说是由市场营销驱动的。

他们的观点是,DSM 的连续版本中标准的扩展,特别是包括成人,是药物公司开拓新的市场的直接结果。我们多说一句关于标准的制定,如果大家有国企的经历,或是行业协会从业经历,标准的制定就是既得利益者坐在一起提出的折中方案。好,回来,也有可能,儿童的诊断是因父母为了获得额外的补贴而推动的,获得 ADHD 的诊断可以从地方政府那里解锁额外的funding,我指的是西方。

一项 2018 年的研究调查了美国的儿童,发现那些生活在有这种激励机制的州的儿童被诊断为 ADHD 的可能性比其他地方高出 15%,被用药治疗的可能性比其他地方高出 22%。即使有这么多关注 ADHD 的人,也不容易判断诊断是否有所增加,是因为医药部门不对外公布诊断数据。最好的数据是根据使用兴奋剂药物的人数来估计 ADHD 的发病率。这些数据提供了一个不错但不完美的答案,因为并不是每个有 ADHD 的人都使用兴奋剂,也有少数人使用兴奋剂来帮助其他疾病。尽管如此,这些估计表明,ADHD 确实在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有所上升,而美国遥遥领先。

通过统计数据并查看各个年龄段时,很明显,在美国,儿童占了大部分病例。例如,一项研究调查,在 2016 年,美国 2 到 17 岁之间的年轻人中有 8.4% 患有 ADHD。英国和澳大利亚的相应数字低于 2%。什么样的患病率才接近于准确呢?专家从观察随机选择的人群.来发现有多少人.表现出 ADHD 的症状,而不是通过那些主动寻求诊断的人群来做出判断。

一项针对这类研究的系统回顾,估计了全球儿童 ADHD 的患病率为 5.3%。这表明了在英国和澳大利亚,似乎 ADHD 被低估了,而在美国,8.4%可能做得过头了。当涉及到成年人时,对随机选择的人群的研究表明,全球 ADHD 的患病率应该在 3% 左右,与儿童相差不大。同样还是在美国,认为患有ADHD的成年人的实际比例还是偏高。

但是,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在 2021 年,20 到 25 岁的男性中有 5% 患有 ADHD。成年人中 ADHD 的发病率在英国和澳大利亚要低得多。去年,只有 0.5% 的英国成年人有 ADHD 药物的处方。这意味着,不管有什么样的炒作,在某些年龄段和某些地方,ADHD仍然在成年人中有被低估的可能性。

刚刚提到炒作,同样也有反对派的声音,伦敦  国王学院的菲利普·阿舍森( Philip Asherson at King’s College London ),极力反对 ADHD 是一种炒作,许多现在寻求诊断的人以前曾寻求过帮助,并被诊断为其他疾病,如焦虑或抑郁。阿舍森表示,我们不应该把想知道自己是否有 ADHD 的人看作是凭空的臆想。过度诊断相对于让人陷入自我挣扎是有一种快速、准确的方法,可以把有临床病症的人.和那些处于人类行为正常范围内的人.区分开来。过度诊断也没错。

因此,医学正在寻找一个能够直接并一劳永逸地指向 ADHD 的诊断标志,比如,在儿童中,脑电图研究EEG( electroencephalogram ),通过监测大脑各部位的电活动模式,表明 ADHD可能与较高比例的 theta 塞塔脑波有关,相对于更多“专注任务”的 beta 脑波,因为theta与“走神”状态有直接联系,

英国.哈德斯菲尔德.大学的顾问.精神科医生.马里奥斯·亚当( Marios Adamou at the University of Huddersfield )表示,尽管有明确的迹象表明 ADHD 是遗传的,但基因分析不能明确地告诉我们谁有ADHD。2018 年的一项全基因组研究分析了超过 5.5 万人的 DNA,其中 2 万人患有 ADHD。

怎么检测ADHD?美国和英国广泛使用Qb(quantitative behavioural)定量行为测试。这是基于50 年代创建的心理测试改编而来,用来测量持续注意力。这些测试本身不能区分 ADHD 和其他影响注意力的症状,瑞典公司 QbTech 在测试中增加了一个运动捕捉元素,记录脑部多动症的表现,也就是说使用 Qb 测试以及标准问卷和咨询会更快地排查ADHD。

科学家们正在深入探究ADHD的核心本质。研究方向开始指向探索 ADHD 和时间感知之间的联系。捷克共和国.查理大学.的拉德克·普塔切克( Radek Ptacek at Charles University in the Czech Republic )表明有 ADHD 的人在估计时间流逝的速度方面有问题,这可以通过兴奋剂药物来解决。他认为,时间感知的问题可能是许多 ADHD 症状的真正潜在原因。因为时间拖沓,表现出来的不安感。无法估计时间可能会导致规划和记忆方面出问题。有 ADHD 的人也反映,有趣的是,他们感觉事物要么是“现在” ,要么是“不是现在” ,他们无法理解‘不是现在’是什么意思。

一个经常伴随 ADHD 的症状是情绪无法控制问题,同时有 ADHD 的人反而有显著的创造力,可能是大脑从一个主题跳到另一个主题,做出其他人不会做的联系的直接结果。并且还能展示出超级专注,这是一个与直觉相反的症状,让有 ADHD 的人对他们感兴趣的任务深深地投入数小时之久,这就意味着ADHD需要更名为ARD( attention regulation disorder )注意力调节障碍,也许我们需要重新命名ADHD,以反映 ADHD 中没有注意力缺陷,更多的是对注意力去向无法控制的问题。

ADHD 被认为是可以高效治疗的。对于那些选择尝试药物的人,第一个选择通常是使用兴奋剂,如甲基苯丙胺(利他林)、苯丙胺和右旋苯丙胺的混合物(安非他命)或鲜为人知的赖氨酸二甲基苯丙胺(维文斯)。根据 2021 年 ADHD 世界联盟的共识声明,甲基苯丙胺对儿童和青少年有最好的风险-效益比,而苯丙胺对成人效果最好。

替代方法包括说话疗法,认知行为疗法,它的目的不是减轻症状,而是帮助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克服 ADHD 带来的挑战。说到这,我也想提一下,脑部的问题很可能与肠道的健康有关联,这也就是通常的肠脑轴线说法,肠道是第二大脑,但是绝大多数人对麸质( gluten )过敏是不自知的,所以我们的建议是减少孩子对小麦类食物的摄取。


2
 
0

1 Comments

Daniel Chyi

1 year ago
我也想提一下,脑部的问题很可能与肠道的健康有关联,这也就是通常的肠脑轴线说法,肠道是第二大脑,但是绝大多数人对麸质( gluten )过敏是不自知的,所以我们的建议是减少孩子对小麦类食物的摄取。
2 0 Reply
Show more

Related Videos